人工智能診療時代:AI平台助醫生診斷中風

人工智能診療時代:AI平台助醫生診斷中風

2

在熱門醫療劇《實習醫生格蕾》中,謝普特是一位醫術高明的腦外科主治醫生。而現實生活中的謝普特醫生們或許很快就能有一個新的幫手。不過這個幫手不是實習生,而是一雙可以幫助他們更好地診斷中風患者的虛擬眼睛。

總部位於特拉維夫的MedyMatch科技有限公司正在為病人護理的關鍵領域開發人工智能平台, 從而比肉眼更快、更準地研究數據,並幫助醫生做出各種健康疾病的診斷決定。該公司希望能在2017年上半年推出可進入市場的產品。中風患者是MedyMatch的首批重點對象。

“在中風治療中,速度至關重要。” MedyMatch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吉恩•薩拉格尼斯(Gene Saragnese)在一次採訪中表示,“因為過去的每一分鐘都有腦細胞死亡。”
治療中風時,醫生需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是知道他們要治療的是哪一種中風:腦出血還是由於堵塞而導致血液無法流進大腦?這兩種中風的治療截然不同,錯誤的診斷和治療可能會導致重要腦細胞的死亡。
薩拉格尼斯說:“我們的目標是在患者最開始中風時做出更精確的決策,因此可對他們迅速採取正確的療法。”

該產品是一款軟件,可從普通斷層掃描儀中提取圖像,在雲端利用MedyMatch開發的專有算法對其進行處理,在圖像上做筆記,為醫生標出重點,這樣他們就可以立即看到可能出血的位置,並將處理後的圖像和原圖一起發回醫生的工作台。

薩拉格尼斯表示,借助這一過程,醫生有望能在三到五分鐘內給出專業意見。通過深度學習技術,向計算機導入系列圖例,從而設定讀圖基準。隨後把系列圖片上傳到計算機,計算機將能從中“學到”流血的樣子。也就是說,“你用圖例培訓計算機,經過這種訓練後,計算機就能開始自己閱讀圖像”。薩拉格尼斯曾任飛利浦影像系統公司(Philips Imaging Systems)首席執行官,於今年二月份出任MedyMatch首席執行官。

通過與以色列和美國的醫院合作,包括耶路撒冷的哈達薩醫學中心和波士頓的麻省總醫院,MedyMatch已從數百萬個病例中獲得數十億張圖像。薩拉格尼斯說:“我們的專家就來自這些地方,由他們幫助我們訓練軟件的讀圖能力。”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公佈的數據,中風是美國第四大殺手,而治療中風的成本可能將從2010年的716億美元增加到2030年的約1830億美元。以色列緊急醫療中心網絡TEREM戰略發展主管加布里埃爾•波利埃克博士(Gabriel Polliack)表示,儘管醫學影像技術有所進步,但醫療誤診率幾十年來一直在30%左右徘徊。

波利埃克說:“現在有必要在市場上推出一款充當放射科和內科醫生另一雙眼睛的產品,幫助他們克服各種有礙於作出正確診斷的限制。” 波利埃克是MedyMatch醫學顧問委員會的成員,自公司在兩年多以前成立起來一直積極為公司出謀劃策。

“這個想法很好,不僅具有重要的臨床價值,即改善患者的治療結果,還將直接影響護理成本。”波利埃克說,“這意味著MedyMatch正在樹立醫療行業的黃金標準——在改善患者療效的同時降低成本。”

薩拉格尼斯表示,MedyMatch在今年早些時候完成了200萬美元的首輪融資,目前正在進行新一輪800萬美元的融資,其產品將需要獲得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和其他批准。

“顯然,中風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對公司來說,這也是一個面向全球的機會。”他說,“現在也有人在做圖像機器學習,但主要用於癌症。實際上,目前還沒有人進入中風這一特定領域,所以競爭對手不是很多。”

紐約數據公司CB Insights表示,過去五年來,人工智能初創公司的交易增加了近7倍,從2011年第一季度的四筆交易增加至今年第一季度的27筆交易。第一季度約15%的交易都是由主打醫療保健人工智能應用的公司完成。

CB Insights科技行業分析師德帕斯里•瓦拉德哈拉汗(Deepashri Varadharajan)在郵件中寫道,自2010年以來,人工智能公司共籌得9.67億美元,資金流向13個國家和10個行業類別,包括商業智能、電子商務和醫療保健。

瓦拉德哈拉汗說:“具體來說,醫療保健領域利用人工智能處理大量醫學數據,預測風險,讓診斷變得更加準確。”

但薩拉格尼斯表示,MedyMatch也面臨著挑戰,其中一個關鍵問題是需要確保云基礎設施行之有效,把圖像從醫院上傳至雲端。這種基礎設施是IBM、通用電氣和飛利浦等巨頭公司的重點所在。 “這些都是開發雲基礎設施的公司,而我們希望能在將來與他們比肩。”

另一個需要克服的挑戰就是醫生可能會對技術感到有壓力。 《以色列時報》通過電話採訪了以色列佩塔提克瓦拉賓醫學中心中風神經學和介入神經放射專家蓋伊•拉斐利博士(Guy Raphaeli),詢問他對此事的看法。他表示:“這項技術看起來很有趣,可用作額外工具,增強醫生的信心。”在此之前,拉斐利並不知道MedyMatch的存在。

“該技術也可用於缺乏專業知識的農村和偏遠醫院。但我認為計算機不可能代替醫生的臨床技能,他們可以觸摸和理解病人,結合患者的整體病情。”拉斐利說,“我認為以色列不需要這類技術,因為我們的工作信心很高,而且很多醫院是相互聯繫的,所以醫生可以在需要時尋求彼此的幫助。”

薩拉格尼斯表示,確實,產品面向的客戶未必是大型綜合醫院,那裡不缺專家,但可以是規模較小的農村或社區醫院,那裡的醫生的經驗可能較為不足。 “比如在中國一家鄉村醫院,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工具,幫助缺乏經驗的醫生讀圖。該技術可以把這些醫院設為目標群體。”

薩拉格尼斯說,MedyMatch現在正在尋找多種盈利模式,其中一種是訂閱。 “每次使用的費用不到10美元,價格很低。
( 資料來源:以色列時報)